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法制  >  社會與法
搜 索
青田假肢老漢再苦也不當老賴 三年後湊齊16800元執行款
2019-01-11 11:07:04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盛偉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2015年他騎三輪殘疾車卷入一場民事經濟糾紛

  青田假肢老漢再苦也不當老賴

  三年後湊齊16800元執行款

  法官感慨,殘疾老人的誠信舉動,應該讓老賴感到臉紅

  孫老漢交給法院的執行款。葉旭耀文/攝

  隆冬時節,麗水青田縣臘口鎮北坑村寒雨連綿,山路上少有行人。

  66歲的孫朝德騎著三輪車不疾不徐地行駛在山路上,他想為鄉親們捎帶一點山貨,賺點托運費。

  除去養老金和低保,這就是老人的主要收入了。

  孫老漢的腿有殘疾,行走要靠假肢。然而,就是這麼一個殘疾的花甲老人,花了整整三年,一元一元地湊齊了法院的1萬多元執行款。

  『如果一個殘疾的吃低保的老人存心當老賴,我們執行起來是很困難的。他能按時還錢,靠的是誠信和善良。』青田縣人民法院辦案法官王忠光如是說。

  遭遇車禍

  吃低保的殘疾老漢要賠錢

  孫朝德膀大腰圓,年輕時是村裡數一數二的種莊稼的好把式。

  十年前在做工時,一塊水泥板生生地壓在孫朝德的左腿上。從此,孫朝德失去了左腿,要借助假肢和拄拐纔勉強能行走。

  為了生活,孫朝德開起了三輪殘疾車。日子緊巴巴的,但還能過。

  然而,命運有點殘忍。

  2015年,孫朝德騎三輪殘疾車與人發生車禍。對方是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多根肋骨被撞斷。

  經法院調解,孫朝德要賠償對方33800元。因為之前為受害方墊付了17000元,所以還有16800元餘款需要孫朝德償還。

  這筆錢對一般家庭來講或許不算多,但對於孫朝德來講,數目實在不算小。

  孫朝德對法官說:『事故我有責任。該我賠的,我一定會賠,但請法官讓我分期償還行不行?』

  法院仔細調查了孫朝德的家境,同意了他的請求,定下三年內還清的目標。

  『說實在的,當時我心裡也犯嘀咕,擔心他會還不上。』王忠光說。

  賣掉女兒陪嫁項鏈

  他每天開著三輪去拉貨

  就這樣,孫朝德開始了他的三年還款之旅。

  他和老伴育有兩兒一女,但孩子們都在外頭打工,日子也過得並不寬裕。

  為了還債,孫朝德每天都開著三輪車去山路上轉悠。他會幫村民們托運一些山貨。運氣好的時候,一天能掙個三五十元,運氣差時就只能『呵呵』了。

  孫朝德將賺來的錢放在塑料袋裡,每天晚上都要數一遍。『總希望早點湊齊錢,可以還債。』孫朝德這樣想著。

  他和老伴居住在老屋裡,房前屋後種滿了蔬菜。『除了買點油鹽醬醋,幾乎沒有什麼開銷。這幾年都沒怎麼吃過葷菜,年紀大了,不吃葷菜更健康。』孫朝德說。

  這個冬天,老漢身上穿著的是一件沒有拉鏈的羽絨服。『穿了多少年已經記不得了。整個冬天就穿這一件外套,能保暖就行。』孫朝德一臉苦笑。

  到了2016年年底,孫朝德如約還了其中的6800元。

  其實,那一年老人實在拿不出錢,他是找女兒借的錢。

  女兒一狠心,把娘家陪嫁的金項鏈打折賣了湊齊了錢。『現在債已經還清了,我還要攢點錢,過兩年再給女兒買一條項鏈。拿她的陪嫁項鏈還債我也是迫不得已。』孫朝德覺得愧對了女兒。

  2017年年底,孫朝德又還了5000元。這些錢都是他平時一毛一毛地積攢起來的。

  今年1月2日,孫朝德又來到法院,交了5000元欠款。這5000元裝在塑料袋裡,有不少是一元一元的零鈔。

  自此,孫朝德還清了所有的債務。

  『拿來的都是一塊十塊的現鈔,真不容易。』王忠光說。

  老漢說,自己還想多掙點錢。除了給女兒買一根項鏈,還想給自己換一個更好的假肢,讓行走略微輕快點。

  法官感慨

  老人誠信足以讓老賴們臉紅

  王忠光感慨,孫朝德老人按時還款的誠信做法足以讓老賴臉紅。

  他說,如果老人不誠信,一心想當老賴,法院執行起來難度很大。『老人身體殘疾,而且家庭確實有困難,我們是很難強制執行的。』王忠光說。

  『一個66歲的吃低保的殘疾人能誠信還款,那些有能力還款的老賴還有什麼理由逃避呢?』王忠光說。

  『做錯了事就應該認錯。還了債,睡覺都安穩,再苦也不當老賴。』孫老漢的話很朴實,還清債務後他的臉上露出微笑。

責任編輯:遲灝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