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法制  >  社會與法
搜 索
流竄作案身背760起投訴 全國首例房屋中介涉黑案定罪始
2018-09-14 09:38:59 來源:長江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原標題:全國首例房屋中介涉黑案定罪始末

  全國首例『非法中介』涉黑案,武昌區法院一審宣判現場

  全國首例非法中介涉黑案庭審現場,公訴人發表公訴意見劉磊供圖

  市工商局開展房屋租賃違法違規中介機構專項整治工作王維利供圖

  開著公司,簽了正規的合同,一切貌似正經生意人,甚至在法庭上還集體翻供喊冤,博取同情,實際上他們卻是一伙組織嚴密,隱蔽性極強的新型黑惡勢力團伙。他們以家族同鄉為紐帶,暗中糾集在一起,采取暴力轉租的手段敲詐勒索,盤剝租客與房東,由此引發報警投訴數百起,為達目的甚至組織數十人衝擊社區,毆打輔警,嚴重擾亂了當地中介市場與社會秩序。

  8月15日,武漢市武昌區法院一審判決,該團伙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7項罪名,團伙頭目任某卓獲刑19年。這是全國首例判決房產中介團伙犯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案件。

  房屋中介公司緣何定罪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昨日,辦案民警及法官,披露該案偵辦、定罪始末。

  案情>>>單起警情看似經濟糾紛沒想到『黑中介』的『黑』是黑惡勢力的『黑』

  2017年11月,當武昌區梅苑派出所辦案民警接到市委轉來的徹查轄區安逸之家、鴻潤德兩家『黑中介』公司的批示時,並未想到這個『黑中介』的『黑』是指黑惡勢力的『黑』。

  近年來,隨著房屋租賃市場持續昇溫,派出所經常會接到房屋租賃糾紛報警,包括上述兩家『黑中介』的,『從單起警情看,雙方簽了合同,屬經濟糾紛,警方只能進行調解,難以立案。』

  2016年,派出所接到一起跳樓報警,民警趕到現場發現,要跳樓的是一名叫小娟(化名)的女大學生。據了解,小娟通過『安逸之家』中介公司租房,因中介與房東糾紛無法繼續租賃。中介就用停電、停水,往屋內丟垃圾等非法手段逼迫小娟在租期未到時搬家,致使小娟『被違約』並強行克扣了她的押金和違約金。房租押金本就是小娟四處借來的,家庭困難的她被逼無奈,只得以跳樓方式索要押金,幸被民警攔下。民警勸下小娟後,將中介公司和小娟帶到派出所了解情況,因當事雙方簽訂了房屋租賃合同,只能作為經濟糾紛進行調解。最終按合同約定,小娟沒能拿回被克扣押金和違約金。

  2016年,小劉在租房時遭遇了小娟的同樣經歷。被『黑中介』趕出來,克扣違約金,報警調解無果後,作為律師的他仔細研究了雙方的租賃合同,找出了對方漏洞,將其告上法庭,討回了被扣的三四千元違約金。

  小劉在上百受害人中,是唯一一個因自己是律師討回公道的受害人。而因為簽了合同,絕大多數租房者被『黑』後都只能忍氣吞聲,不了了之。

  然而,隨市委主要領導批示一同轉來的,還有一份武漢市網上群眾工作部提供的關於黑中介的一周匯總材料,上面的數據觸目驚心。2017年1月1日至10月20日,武漢城市留言板、市長熱線、12315消費者投訴舉報專線、房管部門投訴舉報熱線等主要民情平臺共接到涉及房屋租賃糾紛的相關諮詢、訴求共3729件。其中,投訴最多的是安逸之家、鴻潤德兩家公司。

  深挖徹查背後是黑惡勢力

  見面西裝革履翻臉連輔警都打

  辦案民警深入調查發現,這兩家『黑中介』公司背後不簡單。

  去年11月20日,小伙阿強的投訴引起了民警注意。阿強到武昌區亞貿廣場寫字樓B座找到安逸之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租賃了一套房屋。租房到期後,他到公司辦理退押金手續,公司竟蠻橫地聲稱,房屋有損壞,需要維修費、清潔費,拒不退還1000元押金。阿強爭辯不過,只得帶著一肚子氣找到該寫字樓A座的另一家中介——鴻潤德房產經紀有限公司,重新租房。支付了押金、預付房租共3900元後,他看房發現裡面條件太差,根本不像業務員描述的那樣『舒適、拎包入住』,於是提出不租了。誰知該公司立即翻了臉,以合同違約為由拒不返還押金和房租。

  這兩家公司各開有十幾個業務部,表面上各做各的事,暗中卻互相勾結,乾著『同樣』的事。去年11月,在市委政法委的指導下,武漢市武昌區成立專案組開展調查,發現2家公司幕後實為以任某卓為頭目的同一個團伙。該團伙一頭欺詐房東,一頭蓄意坑害房客。他們租下房東的房屋後,非法隔斷成膠囊房轉租賺取差價,營業額高達3300餘萬元,通過設置合同陷阱不斷抖狠滋事,獲利高達1000餘萬元;欺騙、敲詐房東,強迫交易,截獲租金70餘萬元;通過欺詐、暴力威脅、毆打等犯罪手段,非法強佔房客定金、押金獲利200餘萬元。

  2017年6月,房東老張發現自己房屋被鴻潤德中介公司私改成膠囊房出租,老張欲解除合同,不料被中介索要違約金9360元。老張上門理論,卻見『辦公室門外站七八名男子,身上文身、戴金項鏈、短寸頭,很凶惡』,老張不再敢爭論。此後,老張致電詢問多少錢纔能拿回房子,對方竟獅子大開口稱,『必須35000元纔能解除合同,不給錢房子就不交還』。經過還價,老張無奈支付3萬元纔解除合同拿回房子。

  2016年12月23日晚,任某紅手下業務員因不退訂金,與租戶發生糾紛,雙方被民警帶到派出所調解。任氏兄妹通知兩公司員工20餘人趕到派出所門外,與租戶一方人員對峙,被民警勸離。次日凌晨1時許,雙方在附近再次發生衝突,任氏兄妹一伙持磚將對方4人打傷。

  2015年8月14日晚,武昌民主路星星社區物業人員接到居民投訴後,前往查看一處非法隔斷成膠囊房的出租屋。任某卓手下馬仔前來阻止,雙方發生推搡,任某卓又帶領7名馬仔趕來准備報復。此時中南警務站巡警趕來勸阻,任某卓等人繼續聚眾鬧事,主管姚某推搡民警、毆打輔警,民警被迫朝天鳴槍示警纔控制事態。事後,因未造成實質傷害,民警將鬧事者帶回派出所批評教育,讓其向輔警道歉,並保證不再鬧事後,放人。

  種種跡象表示,該團伙是一個組織嚴密,社會危害巨大,卻又極善偽裝的黑惡勢力。

  流竄作案曾逃脫經濟打擊

  身背760起投訴『黑中介』換『馬甲』卷土重來

  據不完全統計,3年來,我市共接到關於這兩家『黑中介』投訴、報警達760起。今年5月21日,武昌警方調集150餘名警力,一舉抓獲任某卓等18名該團伙骨乾。經查,該團伙共涉案41起,其中合同詐騙22起,強迫交易11起,尋釁滋事4起,聚眾斗毆2起,敲詐勒索1起,故意傷害1起。

  如何給劣跡斑斑的任某卓一伙定什麼罪?在專案組及武漢市司法界引起了廣泛討論。

  據了解,此前,任某卓一伙曾以同樣的方法在北方作案,事發後被當地司法機關以涉嫌強迫交易罪進行了處罰,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任某卓等骨乾成員逃脫了打擊,變更公司『馬甲』後竄至武漢,注冊新公司,重操舊業。

  據了解,2017年武漢市房管局對全市2260家經紀機構門店進行清理整頓,曾將安逸之家、鴻潤德等88家違法違規嚴重的『黑中介』公司列入黑名單,分別對其采取約談告誡、責令整改、信用扣分、行政處罰等處罰措施進行重點整治,對其中59家公司下達《限期整改通知書》,對68家公司下達《信用扣分通知書》,對38家公司采取行政處罰措施。

  但這兩家公司雖然注冊了工商營業執照,卻並未在房管局備案。房管局無法對其信用扣分,即便進行依法行政處罰,罰款上限為3萬元,遠低於其非法獲利金額,不足以形成震懾。

  2017年11月,我市開展了打擊『黑中介』專項整治行動,工商部門對安逸之家、鴻潤德公司進行立案調查,並對其處以吊銷營業執照和分別罰款100萬元、50萬元的處罰。

  根據市房管、公安部門提供的線索,市工商局查實了武漢市安逸之家房地產租賃有限公司通過虛假宣傳、欺騙房東租客開展房屋租賃中介活動的違法事實,該公司通過網絡發布虛假廣告及相關信息,號稱公司是『中外合資的連鎖公司』『成為中國人最信賴的房地產經紀企業』,誘騙更多的人與其進行房屋租賃交易經營活動,並以簽訂合同『押一付三』提前支付房租等方式騙取眾多租客的租金,采取打白條編造謊言拒不支付房主租房款,且以暴力相威脅,瓜分收取的房租,購買奔馳轎車等大肆揮霍,市工商局依據《廣告法》有關規定,對該公司處以罰款100萬元並處吊銷營業執照的『頂格』處罰。

  這次,如果武漢市也以單獨警情或經濟糾紛來定罪處罰,該團伙可能再次逃脫打擊,換個『馬甲』,卷土重來。

  審判>>>多方特征定性為黑社會性質組織300份受害人證明還有同行指證

  為了打中要害,鎖定任某卓犯罪證據,在警方端掉該團伙前一個月,武昌檢察院專案組及相關司法專家提前介入,與警方辦案人員反復研究該團伙所犯罪行的定性問題。

  該團伙落網後,專案組逐一回訪300餘名受害人,全面掌握了該公司利用非法手段在租房合同期內提前收租、強行退房、謀取租客手續費、押金、剩餘房款的犯罪行為,該團伙涉嫌尋釁滋事、故意傷害、合同詐騙、強迫交易、敲詐勒索、聚眾斗毆等多項犯罪事實。大家一致認為任某卓、任某紅團伙在組織、經濟、行為、危害四項特征方面符合《刑法》第294條規定,應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

  該組織人數眾多,具有絕對領導權威的組織者、領導者任某卓糾集家族成員加入公司,行動准則明確、骨乾成員相對固定。

  他們以安逸之家公司、鴻潤德公司等經濟實體攫取高額利潤,在近三年時間之內非法獲利逾千萬元。

  該組織以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有組織地實施多起違法犯罪活動,自上而下層層安排,遇事層層報告逐級處置,具有明顯的組織性,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形成重大影響,危害客戶多,許多受害者因內心恐懼不得不選擇屈服。此外,他們還違反《房地產經紀管理辦法》《武漢市房屋安全管理條例》等行業規定,危害行業的發展。

  為了項固證據鏈,偵查機關還收集了大量的投訴、報警、網上帖文、城市留言板留言等證據材料,上門請『鏈戀家』『積吉家』等同行業的專業人員指證,安逸之家公司、鴻潤德公司兩家『黑中介』對二手房租賃行業造成的破壞及重大影響。

  開庭借鑒劉漢案審判經驗

  數百證據鏈

  從外圍鎖死涉黑組織

  6月25日至27日,該案在武昌區法院開庭,這是武漢市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以來開庭審理的涉黑第一案,也是武昌區法院近年來辦理的規模最大、人數最多的涉黑案件。

  該團伙下設兩個公司,數十個部門,案件錯綜復雜,如果按正常程序,從涉黑定性開始審理,雙方來回辯論,耗時漫長。公安、檢察院聯合專案組專門到湖北高級人民法院,向曾經審判過國內著名涉黑案件——劉漢案的司法專家取經,先繞開涉黑定性,從具體案件罪行審起,一一固定後,再定性,以防對方翻供,影響審判進度。

  6月25日上午9時,該案在武昌區法院15號法庭准時開庭。庭上,任某卓、任某紅等17名被告果然全部翻供,拒不認罪。檢方公訴團隊早有准備,見招拆招,順利完成公訴。

  8月15日,武昌區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定,2015年3月以來,任某卓、任某紅團伙作案累累,以暴力方法阻礙人民警察依法執行職務;在公共場所聚眾斗毆;以非法佔有為目的,采取威脅、脅迫的手段勒索他人錢財;以暴力、威脅手段,強迫他人在房產租賃活動中接受不公平要價,造成多人經濟損失;以蠻不講理的手段,在收錢後以拒不退款、強行扣款等非法方法,多次強拿硬要、任意佔用公私財物,共作案118起。

  公安機關凍結的被告人任某卓名下銀行賬戶資金1227783.56元及其孳息是違法所得,應予以發還被害人,剩餘部分予以沒收。凍結的其他房產、車輛因財產狀況待查,由公安機關依法處理。

  判處被告人任某卓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妨害公務罪、聚眾斗毆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9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並處沒收財產50萬元,罰金3.5萬元;被告人任某紅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6個月,並處罰金12.5萬元;被告人徐某偉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6個月,並處罰金10.2萬元;其餘14名被告人也被判處1至8年的有期徒刑。

  武昌『黑中介』案發後,武漢市工商、房管、公安等部門聯合開展房屋租賃違法違規中介機構的專項整治,實現數據信息互通,對全市房屋租賃中介機構進行定期『體檢』,並向社會公布。截至2018年6月,工商、房管部門共排查全市房屋中介5071家,確定重點失信房屋中介115家並開展處置。其中,公安部門立案10起,破案7起,審查涉案人員55人,刑事拘留32人,逮捕10人。

  截至發稿,武漢市涉及『黑中介』的投訴數量呈直線下降趨勢,從過去的平均每天12起投訴下降至每天1.5起,且多為前期遺留問題投訴,整治成效初步顯現。(撰文:陳勇舒翔宇黃河孫遜王曲劉嘉張四維王維利)

責任編輯:楊金光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