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法制  >  法治聚焦  >  新聞
搜 索
『鬼市』暗藏一元過期藥 專家稱服過期藥存風險
2018-04-16 09:33:33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王天琪 付垚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鬼市』暗藏一元過期藥

  專家稱服過期藥存風險執法部門將進行查處

  3月31日凌晨兩點剛過,天津復興路東側一片棚戶區的空地上便陸續出現了許多身影。有擺攤兒的,也有逛市的,這天是星期六。當地人也說不清楚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周六,這裡便成了人們約定俗成的『鬼市』。

  在這裡,攤主們把自家的東西擺出來,等待僱主的光顧。逛『鬼市』的人則拿上手電或戴著頭燈穿梭其中。而在『鬼市』邊緣的一條不起眼的巷子裡,則是十幾名賣藥人的『固定攤位』,其中的很多過期藥品無論種類,都賣一元錢一盒。

  4月15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將這一情況反映給了天津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委員會的工作人員,他們表示會組織人員對這些出售過期藥的藥販進行查處和打擊。

  3月31日凌晨兩點,當大多數人還在睡夢中,天津復興路東側的一片棚戶區裡卻悄然出現了一群『忙碌』的身影。『嘩啦』一聲,塞得鼓鼓囊囊的編織袋中的物件被盡數傾倒在地上,有些攤主會適當整理下貨品,而有些則完全不講究,任由物件就那樣堆著。不同於賣服裝、日用品的攤主佔據著最好的位置,十幾名賣藥人的攤位則躲在『鬼市』的黑影裡,只有藥販自己腦袋上閃爍的頭燈,告訴人們這裡也是『鬼市』的一部分。

  『鬼市』上賣藥

  過期藥佔絕大多數

  今年64歲的周樹生(化名)是當地人。退休之後,每周逛『鬼市』成了他雷打不動的行程,除了在這裡買點日用品外,他還會特別留意那些賣藥的攤子上會有些什麼藥。

  凌晨3點多,一位40多歲的藥販散開了自己的包袱,復方丹參滴丸、連花清瘟膠囊、銀杏葉片等幾十種幾百盒的藥品呈現了出來。藥販說,他這裡的藥都是一塊錢一盒,不論大小盒。

  黑暗中,周樹生拎著自己的布袋子走上前去,蹲下來慢慢地挑選起來,幾分鍾後,他把選好的幾盒藥遞給藥販看了一下,然後付錢離開。

  『我一共買了7盒藥,這樣的藥攤一般都是不講價的,攤主說多少錢就是多少錢。』他說,『我一般來這兒都是買些感冒衝劑。』

  貪圖價格便宜,是周樹生總到『鬼市』買藥的主要原因。雖然,周樹生每個月拿著4000多元退休金並且還有醫保卡,但這裡藥品的價格還是吸引著他每個周六都要來逛逛。他來這裡『淘』藥的事兒女也知道,每回看見他又買藥,或者又和老伴喝這些藥就數落他們,但是並沒有什麼效果。

  這些出售的藥品中,有一部分的外包裝比較陳舊,甚至出現了破損;也有一些是從包裝較為完好的紙箱中拆出來銷售的。每當這樣的藥被擺在藥攤上,就會圍過來一堆年輕人和中年人,他們一拿就是十幾盒或者幾十盒。

  『我們自己拿回去吃啊。』在遇到有人詢問為何買這些藥時,他們大多數都警惕地如此回答,但實際上他們買回去的這些藥種類差異很大。『誰知道他們買回去乾什麼,都是「鬼市」上的常客。』常來這裡逛的馬師傅說。

  對藥品來源

  藥販大都諱莫如深

  『這些藥是我們家老人去世後剩下的,老人去世之前吃的,老人走了,留著沒用,現在我們拿出來換點兒零花錢。』有些藥販這樣向問詢者解釋出售藥品的來源。但是附近居民卻說,藥販們這樣的說法並不可信,『誰家老人去世前能一下子吃幾十種藥,而且治的病都不一樣,藥從哪兒來的沒有人能說得清,很多人都說是收的。』

  雖然這些攤主都口口聲聲說自己賣的『沒有假藥』。不過,從他們所售的藥品中看,臨近過期和已過期藥佔絕大多數,其中又以過期藥居多。一些藥盒上還貼著『醫院專用』的標簽,或標有『早晚各一片』『空腹』等手寫的醫囑字跡。

  在一個藥攤上,所出售的辛伐他汀膠囊、頭孢克洛緩釋膠囊、胰激?原?腸溶片等藥品全部都已過了保質期,少的過期三四個月,多的過期一兩年。這些過期的藥品多數叫價一元,而其中的四瓶有效期標注截止於2016年3月的20%人血白蛋白,卻被藥販要出了每瓶50元的『高』價。而除了有效期外,在藥品外包裝的明顯處,被明確注明需要在室溫2至25攝氏度條件下保存,而從藥販販賣時的隨意性來看,很難保證其具備完善的藥品儲存條件。

  醫生提醒買藥者

  服用過期藥隱患大

  清晨6點多,『鬼市』上賣藥的人們逐漸散去,地上零星地散落著一些藥盒和被拆去或丟掉了的藥物包裝,證明著夜裡,這兒曾發生的交易。

  今年73歲的劉永福(化名)穿著一件已經磨得發亮的黑棉襖,弓著背在散落在地上的藥品中,找到了兩袋沒有拆去塑料包裝的膏藥。劉永福說,以前在很多市場都有藥販出售這類即將過期或者已過期的藥,隨著這兩年政府打擊力度的加大,在一般的舊貨市場上已經見不到藥販了。

  陝西省人民醫院李小鳳主任醫師表示,藥品過期後,其有效成分含量降低,藥品發揮不出原來的藥效,有時甚至會導致藥品化學成分改變,對人體產生損害,有的藥在空氣中放置時間過長,容易被氧化。而氧化後的藥對人體有害,甚至有一些過期藥品被服用後會引發過敏和休克。同時,藥品長期存放在乾燥的地方會脫水,存放在潮濕處會吸潮,吸潮或脫水後的藥品進入人體內不分解,使人體吸收不到有效成分。對於一些買藥人認為衝劑類藥品即使過期影響也不大的說法,李小鳳說,衝劑類藥品在一定溫度下會發生霉變,孳生細菌,而這樣的變化是肉眼很難分辨的。

  執法部門將組織人員

  查處『鬼市』藥販

  在距離『鬼市』100多米處的西關大街上,就有一個天津知名的舊貨市場。附近居民田先生說,以前曾有很多藥販在這裡賣藥,但後來在這裡的藥販幾乎絕跡,『「鬼市」那邊賣過期藥的人現在只敢天亮前出來,和執法部門「捉迷藏」。』

  而在這處白天經營的舊貨市場,不時能看到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在巡視。

  據3月26日天津有關部門發布的消息,天津市對零售藥店、醫療機構實施專項檢查,嚴厲查處由非法渠道購進藥品的行為,同時建立了過期藥品回收機制,目前已在29家零售連鎖藥店開展過期藥品回收工作,下一步還計劃將過期藥品回收的網點增加到100家。同時,從源頭上打擊向非法藥販出賣藥品的行為,杜絕使用後的藥品包裝外流。

  4月15日,北青報記者將暗訪的情況反映給了天津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委員會,該委員會的工作人員表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他們已經加大了對出售『一元藥』藥販的打擊力度。在白天經營的各類市場上會有專人巡查,這類攤販幾乎絕跡,但是『鬼市』時間是在凌晨,所以未能及時發現這些藥販,在了解到這類情況後,他們會馬上組織人員對這些出售過期藥的藥販進行查處和打擊。

責任編輯:焦志明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