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法制  >  圖片精選
搜 索
被騙術『圍獵』的老人:有人被騙百萬元含恨離世
2018-02-26 09:16:05 來源:新華網  作者:趙朋樂 田為 嚴依依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2月24日,昌平天通苑北某公寓內,一名被騙老人展示購買的部分錢幣和郵票。記者大路彭子洋

  被騙術『圍獵』的老人

  春節前,多地曝出老年人被騙的消息。

  在保健品推銷、紀念幣收藏品拍賣、『會銷』、高息理財等騙術的『圍獵』下,一些老人少則損失數千元,有的被騙光一生積蓄,負債累累。

  近年來,多個機構作出的調研報告顯示,老年人已成為詐騙的主要受害人群。

  老年人容易被騙的原因復雜,除了自身接受社會信息少、防騙意識低等特點,也有心理、家庭甚至社會的因素。北京大學心理學博士陳紹建說,老人最怕的是寂寞和無用感,他們同樣也需要實現自我價值,也因為子女不明白如何安排父母退休後的生活,纔讓騙子鑽了空子。

  在一些保健品公司和收藏品公司的內部,『如何獲得老人信任』『研究老人的心理』也成為上崗培訓課程。推銷員通過口頭親切稱呼甚至認乾親等方式,用長時間的『溫情攻勢』打動老人,取得老人信任後繼而行騙。

  在這類騙局的打擊上,記者獲悉,朝陽區SOHO現代城內5家曾被曝光的收藏品公司,均被查處並已關門。

  直到死的那天,66歲的王權購買的大量錢幣、收藏品也未能如願拍賣。

  『到死也沒能咽下那口氣。』王權女兒說。

  王權生前至少在8家公司高價購買了收藏品或紀念幣。銷售員告訴他,一段時間後可以幫他將這些紀念幣拍賣,獲益巨大。

  女兒有次聽王權提過『想賺些錢留給孩子。』那是女兒生完二胎後的事兒。

  2月24日,房山某小區,85歲的楊慧(化名)拿著幾張買收藏品時的收據和購買憑證。

  六旬老人被騙百萬元含恨離世

  王權大量購買錢幣、收藏品瞞著所有家人。

  2014年底,女兒生了二胎,母親前去照顧,王權獨自居住在四惠附近。

  女兒回憶,大概在2017年初,她曾聽到疑似收藏品銷售人員給父親打電話,邀請父親前去公司洽談,他一口答應。當她詢問時,父親回答:『反正沒事,去看看。』

  王權從2012年查出胰腺癌,多次化療、住院後,於2017年8月去世。女兒在房間收拾遺物時,纔發現他至少在8家公司購買了收藏品或紀念幣,花費180多萬元。

  在女兒印象裡,王權是一個生活節儉的人,經常吃剩菜剩飯,有時還會撿別人丟棄的家居物件回家用。

  花上百萬元買收藏品或紀念幣,妻子和女兒卻並不知情。

  女兒有次聽王權提過『想賺些錢留給孩子。』那時的王權還因患癌需定期化療、住院,花費不少。女兒猜想父親為了減輕她的負擔,也在想辦法自己掙些錢。

  但這些已入手的收藏品、紀念幣再難以出手。

  2017年6月,王權腳都化療麻木得沒法走路了,還要去收藏公司,想把手中的藏品出手換錢,未果。

  在王權的微信裡,曾在去年7月聯系一家公司的銷售員,詢問藏品什麼時候能出手,沒有得到回復。此前很長一段時間,這位銷售員經常給王權發早安、心靈雞湯、天氣預報的信息。

  那時的王權已是癌癥晚期。1個月後,王權去世。

  女兒在王權的手機裡發現,有些電話號碼沒有備注,但幾乎每天都會打來,而且有很長的通話時間。

  女兒懷疑這些就是推銷員。王權去世後仍有收藏、拍賣公司的電話打來,邀請前去購買藏品。

  王權生前把所有購買收藏品、紀念幣的明細記錄在賬本上,銀行交易憑條也夾在其中。女兒根據這些信息找收藏公司退款,發現有2個公司已經跑路,3家公司以各種理由推脫不退。

  其中在百子灣的一家收藏品公司,王權購買紀念幣花費近100萬元。王權女兒拿著紀念幣前去退款,對方稱沒有票據,不承認在此購買。王權女兒於是報警。

  85歲的楊慧也陷入了拍賣公司的套路。她離異多年,為了做生意,她賣掉房子,租房獨居。

  她從2016年春開始接觸了20多家收藏品或拍賣公司。『什麼也沒賣掉,還四處交錢,欠了一些債。』她有點唏噓,又隱約懷著希望,『這些公司都說我那兩幅字可以賣一二百萬』。

  但希望沒能照進現實。

  去年9月7日,SOHO現代城北文雅軒公司,工作人員向一位老人推銷錢幣、紀念幣。

  老人執著買紀念幣拿房抵押貸款

  被騙的老人不止王權、楊慧。因執著買紀念幣,68歲的張佩芳在家裡引爆連番『衝突』。

  9個月前,張佩芳在一家收藏品公司員工的介紹下,將自住的密雲一套房子抵押貸款了100多萬元,用於購買該公司的紀念幣。家人及時發現後,保住了房子,但錢還得還。

  為勸說張佩芳不再相信收藏品公司,家人甚至對她動用了武力——張佩芳的姐姐給了她兩個耳光。

  這讓張佩芳感到毫無尊嚴。她認為,誰都不能理解她,『等(紀念幣)昇值了拍賣,到時候可以賺300多萬。』

  2017年5月開始,張佩芳在朝陽區SOHO現代城的北京燕文堂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聽信業務員的『昇值論』後分多次購買了錢幣、紀念幣。

  這是一個曾被多次曝光的騙局——收藏品公司將低廉的紀念幣甚至正在流通的貨幣,以高價賣給老人,鼓吹能大幅昇值,同時許諾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後幫助老人將購買的紀念幣拍賣,獲得更大收益。但拍賣只是幌子。

  張佩芳買紀念幣花了70餘萬,在業務員的建議下,她瞞著家人拿房去做抵押貸款。由此引發家庭『衝突』。

  張佩芳和家人鬧得最凶的一次,正是在這次『衝突』之後。

  為了還貸款公司的債,她要賣掉女兒住的另一套房。女兒抄起凳子就要砸她,兩人大吵一架後互相不再說話。

  張佩芳的子女坦承,母親被騙並不是第一次。

  在張佩芳十多平米的臥室裡,床邊的一排三層櫃上,擺滿了各種保健品的瓶瓶罐罐。這些瓶子上,白色、黃色、藍色的標簽標注著不同的功能,如保護心髒、調理血管、預防糖尿病等。其中一些保健品早已過期。

  買保健品的歷史可以追溯到20年前。張佩芳在一次免費體檢中發現血稠後,開始吃保健品調理。500多塊錢一瓶,可以吃24天。

  之後,她遇到過多位向她推銷保健品的業務員,聽到該保健品的功效正對自己身體的癥狀,她就會購買。

  沒錢的她甚至會借錢買保健品。買得多了,她還得了好多特殊貢獻獎。她還是一家保健品公司的理事,只因為花6000多元買了該公司的產品。公司的人告訴她,等到公司上市,她就能持股,然後每年能分紅。

  所謂的『理事』其實就是核心會員,『公司上市』的承諾也是一年復一年,但張佩芳並不在意。倒是公司每年一次的免費旅游,她每次都去,一次去個幾天,回家時又帶回滿滿一袋保健品和小禮品。

  家人說她買保健品已經『瘋了』,她反駁說,現在身體沒有大毛病,完全是吃保健品的功勞。

  在她的保健品裡,一些保健品查詢不到產品批號,或是被誇大功效。

  如一盒近千元的桑黃參?精片,銷售員稱可以緩解高血壓、冠心病,記者在國家食藥監總局官網上未能查到該產品的批號。另一款藍莓提取物復合軟膠囊,號稱是治療眼睛的進口保健品,同樣查詢不到批號信息。

  2017年,山東新亮律師事務所濟南市民間老年人防詐騙維權中心的一份《老年人法律觀念及維權意識現狀調查報告》顯示,老年人已成為詐騙的主要受害人群,受訪者中32.6%的老年人曾遭遇過詐騙,其中,營養保健品詐騙和投資理財詐騙為主要詐騙形式。

  有觀點稱老人容易被騙源於自身文化程度不高。記者自2017年以來采訪了多名受騙的老人,其年齡在55到85歲之間,文化程度大多比較高,有退休乾部、教師等。

  從各案例看,騙子一般利用老年人接受社會信息少、防騙意識低,同時愛貪圖小便宜的特點,實施詐騙。比如先免費贈送米、面等小物品,熟絡之後再將老人騙到店內高價購買紀念幣、保健品等。

  北京大學心理學博士陳紹建說,老人最怕的是寂寞和無用感,一旦感覺自己沒用了,人生就失去了價值和意義,所以纔會想著投資理財,實現自我價值的同時,也想通過『投資』幫子女賺錢。但老人對一些新興的投資理財並不是太懂,容易落入騙子的圈套。另外,步入老年後,身體各機能下降甚至出現問題,出於對死亡的恐懼,『生』的本能就會被激發。因此,當騙子以保健康為名向老人推銷保健品時,老人會較輕易地相信。

  推銷員為打動老人直接叫『爸、媽』

  在老人被騙的各個案例中,『閨女』『兒子』的身影頻繁出鏡。

  他們與老人並無血緣關系,只是普通的推銷員或業務員。記者采訪多位受騙老人發現,這些推銷員通過口頭親切稱呼甚至認乾親等方式,用長時間的『溫情攻勢』打動老人,有的推銷員甚至直接管老人叫『爸』『媽』。

  但他們只是視老人為『獵物』,在取得老人信任後繼而行騙。

  『如何獲得老人信任』『研究老人的心理』也成為一些公司業務員的上崗培訓課程。

  記者此前在北京一家保健品公司暗訪時,公司培訓員工多次強調,要注意關愛老人。『到老人家裡,提點水果,到了掃掃地,走的時候帶上垃圾。等你要賣貨的時候,他還好意思不買嗎?』

  員工很注意維護與老人的關系,白天上班時,他們會站在菜市場門口發禮品領取單。見到熟悉的老人,會上去熱情地打招呼。有時還會對老人撒嬌,『去一下吧,給我捧捧場。』

  一篇《騙子自述:我是怎麼騙老人『心甘情願』買保健品的》文章,則用大段篇幅講述『如何獲得老人信任』。

  『我們一般不叫他們爺爺奶奶,是叫叔叔阿姨。因為這樣顯得他們更年輕……』文中這名曾經的保健品銷售員說,為了研究顧客,每晚會召開長達5個小時的會議,四五個人琢磨一個老人,專門針對他們的性格、家庭以及收入狀況進行分析,並且制定第二天的計劃。計劃內容包括確定和老人下一步的聊天話題,有時候會細致到,見面第一句話和老人說什麼,老人作出不同情況的回應後,又該如何應答。

  該保健品銷售員說,當一個老人成為顧客後,我每天有8個小時陪在老人身邊,陪老人買菜、幫老人做飯。老人在家很孤獨,天天去看他,每天給他送些水果,陪他聊天。老人都把銷售員當成了親孫子。老人家裡斷水斷電,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孩子,而是銷售員。晚上老人病了,陪老人去醫院看病的,也不是他的孩子,而是銷售員。

  這名銷售員回到老家後,發現奶奶被同行拉去購買保健品。『我勸她不要買,可奶奶不聽,我最終沒有堅持,顯然,那個銷售員對她足夠好。』

  張佩芳至今仍覺得保健品銷售員王崗對她很好。王崗也認了張佩芳做乾媽。

  記者此前采訪紀念幣拍賣騙局時,65歲的受騙者孫林說,他被電話邀約去收藏品公司免費領紀念硬幣,認識了公司銷售員杜某。此後一年間,他經常接到杜某的電話、短信,不僅是勸其再來公司領紀念幣,還會噓寒問暖,碰上他身體不適,更是會叮囑『好好休息,注意身體』。

  去年11月,記者在朝陽SOHO現代城D座一家收藏品公司門口看到,一名女性銷售員挽著一名老人的胳膊,舉止親密地不停勸說老人購買紀念幣。老人笑著點點頭。

  除了獲取老人的信任,銷售人員還會刻意離間老人與子女的關系。

  一位受騙老人的女兒向記者反映,母親在燕文堂購買錢幣後,她無意間在樓道中聽到銷售員對母親說,千萬不要告訴家人,你的女兒肯定不會同意,況且也不懂。

[1]  [2]  下一頁  尾頁

責任編輯:焦志明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