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法制  >  法治聚焦  >  新聞
搜 索
材料靠編,現場靠演 『奇葩考核』逼出年終迎檢亂象
2018-01-12 18:18:11 來源:新華網  作者:劉巍巍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僱臨時工、大學生趕制臺賬,動員群眾『幫忙站臺』,請廣告公司炮制光鮮年終總結……每到年底,總能見到許多迎檢亂象。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迎檢亂象有的確實是基層弄虛作假,但也有一些是被過多過濫、不切實際、不接地氣、標准任性、指標失當的『奇葩考核』逼出來的。

  『編唄,就像寫小說一樣』

  某地司法系統下屬的勞動爭議調委會工作人員吐槽,年底基本上每個條線都要下來檢查。『就說一個臺賬,調委會日常只有兩個人,覆蓋的商圈數十萬人,光做調解就已經口乾舌燥,哪有時間一個個詳細記錄在案?』這位工作人員坦言,我們索性臨時僱了一個中文系的大學生幫忙。『可他怎麼知道你們一年裡做了哪些調解?』『編唄,就像寫小說一樣。』

  順著這位工作人員的指引,半月談記者推開一扇小房間的門。幽暗燈光下,一個忙碌的身影和桌邊、牆角、地上堆積如山的材料,格外刺眼。

  冬日傍晚6點半,天色已黑,江蘇某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內,燈火通明。全科診室裡,醫生盯著電子病歷出神;中醫康復科內,七七八八的患者閑話家常。

  『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吃飯?』半月談記者跟幾位中老年患者攀談。『不讓走。檢查組還沒到,叫我們原地蹲守。』有人回復。

  說話間,一位看上去30多歲的年輕醫生從診室裡走了出來。『年底考核,檢查組在前一個點趕來的路上。確實過了下班時間,可總不能讓上頭看到醫院冷冷清清吧。』

  『不用真開藥,就是做做樣子。檢查組同志問到的時候,說幾句好話。』退休教師陳阿姨說,年底以來,上面下來檢查工作的部門越來越多,不單衛生服務中心,社區閱覽室、黨員活動室、民主議事廳等,都要動員群眾去『幫忙站臺』。

  采訪中,常聽基層同志倒苦水,認為不少考核不科學,不造假根本完不成。『一些地方考核基層志願者工作時長,要求志願者們上班時間站馬路、進公園、入社區……這不是很離譜嗎?』

  一名派出所協警告訴半月談記者,當前上至公安局、下到派出所,不少警務部門都推出了微信便民公眾號,對公眾號的關注度有考核排名。『年底衝刺,讓我們上街逢人就推,有的人就算關注了,也從來不看,僵屍粉比比皆是,形式大於內容。』

  『有心人』弄虛作假,實乾者疲於應對

  地方黨政乾部介紹,當前各地各部門年終檢查、考核指標種類繁多,包括為民實事工程、黨建工作、黨風廉政建設、社會綜合治理、扶貧工作、信訪工作、人口和計劃生育、城市管理、行政審批、依法行政、文明程度指數測評……粗略統計就有近百項之多。

  這些林林總總的驗收考核,不管合理不合理,基層部門都得完成,只是應對的心態各異。

  一是乾群協力合作,『面子』換『票子』型。年終考核評比,簡言之,就是根據表現得分,評出『三六九等』。考核結果往往不僅影響著單位形象,更直接與來年的支持力度、補貼多少、福利高低密切相關。因此,不少基層部門盡其所能,調動多方資源,營造熱絡門面,吸引政策傾斜。

  某社區衛生中心一位醫生說:『應付年底驗收確實煩了點,但通過幾個月的努力,換來明年幾百萬元的經費支持,群眾改善了就醫條件,醫護人員增加了收入,何樂不為?』

  二是個人主動出擊,拔高業績走仕途捷徑型。長三角地區一位公務員坦言,平時大量瑣碎繁雜的工作,領導哪能都看見,年終總結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做得好,一飛衝天;做不好,一無是處。

  『深入群眾的工作照一定要有,沒有就拉幾個群眾,補拍幾張;最好再通過微信語音,讓下面人說幾句感謝的話,現在都是PPT了,現場播放鄉音土話,容易打動領導。』某基層公務員向半月談記者透露,『我們領導的年終總結,甚至花錢請廣告公司打造,拍成專題片匯報,反正是公款。』

  三是消極配合,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型。不少基層乾部對雜亂的年終檢查考核深感厭煩,但礙於情面,只能抱著混一混的心態做一些包裝,按部就班迎接檢查,這種『被動型』單位或乾部雖不積極,往往也會花些心力,在年終考核中維持中游水平。

  一位基層公務員反映,考核要求他們要在上級部門的微信公眾號發文章,且發表後必須達到一定閱讀量。『不求考核排第一,但也不能讓領導臉上無光,只能「自掏腰包」找刷票公司搞定。』

  『奇葩考核』不治,形式主義難絕

  一年下來,上級對下級單位來一個大梳理,大排查,進行一次全面細致的考核驗收,非常有必要,不僅可以及時了解掌握一年來工作情況,還能表彰先進、激勵落後,引導下一步持續發展。問題是,不少考核指標一拍腦袋就定了,未經合理論證,且過多過濫。

  比如各級各部門一般都有領導批示信息數量上的考核。『重重壓力之下,基層比拼的往往已不是誰的工作做得更好,而是誰認識的領導更多、誰的關系更硬。』一名基層人員說,為求得年終『光鮮』,對個別領導秘書搞公關、補量,『高的時候,一周報了3條,批了3條』。

  有基層乾部直言:『不少考核其實不是為了推動工作,而是為了刷上級部門的存在感。有了年終考核這杆槍,上級纔有話語權,尋租纔有空間。』

  還有一些考核任性隨意。多地基層乾部向半月談記者訴苦,部分創建工作往往在年初提出,到年末纔發驗收標准,這讓基層工作人員不得不加班突擊應付。

  某地宣傳部門負責人以某項重點工程為例吐槽:『去年快11月了,纔通知說要考核在中央級媒體上發稿,時間趕不及,只能拉關系、托熟人,無病呻吟罷了。』江蘇一位不願具名的縣級領導乾部說,很多工作在日常或月中就可以辦完,不一定非要拖到年底總結。

  有些會議活動要考核黨員到會率。『黨員到會率必須在80%以上,可村裡的實際到會率一般在60%到70%之間。』有村乾部表示,農村地區外出經商、打工的黨員很難做到每月回來,為了對付考核,只能在數據上『加工』。

  不少乾部和專家認為,考核過多過濫是基層形式主義泛起的一大根源。解決這一問題,關鍵要在轉變政府職能、深化行政改革上做文章,要多問計於民,以群眾滿意為根本檢驗標准。唯有如此,纔能建成服務型政府,纔能使基層乾部全身心投入為群眾服務中去,根治只對上負責、不對下負責的形式主義沈?。

責任編輯:焦志明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