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法制  >  法治聚焦  >  新聞
搜 索
貸款平臺變著花樣偽裝 不良校園貸都有哪些『坑』
2018-01-10 13:56:46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王景爍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不良校園貸都有哪些『坑』

  給幾個班級講解過不良校園貸的危害後,湖北漢江師范學院的輔導員毛晶玥發現,『問題比想象中嚴重』。

  隨著不良校園貸問題的不斷發酵,不少高校開始向學生普及相關知識。和其他輔導員一樣,毛晶玥把講課的主題聚焦在告訴學生『如何樹立正確的消費觀』。可幾次課下來,很多學生不以為然,甚至有班乾部和成績拔尖兒的學生當面說,『老師,我覺得超前消費沒什麼。』

  講課的次數越多,她也越來越清晰地發現,不良校園貸隱藏的『坑』還有很多。已從事學生工作4年的毛晶玥決定一探究竟,2017年上半年,通過搜索,她加入了10多個不良校園貸的社交網絡群,臥底半年,將所見所聞寫成文章,還制成了短片發到網上,引發了廣泛關注(詳見《中國青年報》2017年12月29日報道《80後女輔導員揭不良校園貸陷阱》)。

  貸款平臺變著花樣偽裝

  『要接觸校園貸太容易了,學校的廁所裡都有宣傳廣告。』毛晶玥說。

  她的『臥底』也比想象中要順利很多:輸入幾個關鍵詞,隨便一檢索,就找到了與不良校園貸相關的10多個App和公眾號。申請加入的幾個社交群也在簡單問及個人信息後,很快就通過了她的申請。

  毛晶玥表示,現在的大學生價值觀更加開放和多元,一些學生認為『用明天的錢去過今天的生活』再正常不過。但實際上,學生一開始只是想出去旅游,或者想買個一兩千元的東西,借了錢纔發現,半年多欠款就滾到了10萬元。

  相比於單純的學生,貸款平臺卻變換花招『偽裝』——這些貸款平臺在開始會將高額的利息隱藏在各種生澀或專業的字眼兒中,用文字游戲或信息的不對稱讓學生誤以為『事情很簡單』。

  為了逃避監管,這些貸款平臺會以打借條的形式,誘導學生錄下『自願借款』的證據,把借貸偽裝成正常借款。有時,他們還會偽裝成商品分期付款合同。

  合同也通常是『貓兒膩』最多的地方。毛晶玥發現,某某貸以月利率0.99%的噱頭,造成利息不高的假象,但經過推算,這款校園貸的實際年利率達21.25%。再加上各種名目的手續費、中介費,有的不良校園貸的利率高達50%甚至200%。

  與正規的貸款相比,不良校園貸能夠輕易滲入校園,還因為它的門檻非常低。

  毛晶玥介紹,申請這些不良校園貸所需的證件非常少,很多時候,學生只要年滿18歲,再提供一個使用半年以上的手機號,登記家長及學校的聯系方式,就可以輕松借到錢。有些平臺甚至讓學生在網貸前簽保證書,稱自己不是學生;還有平臺以假裝購買物品的形式,讓學生簽分期付款合同,變相放貸。

  一些學生竟成下線

  臥底半年多,毛晶玥總結,不良校園貸給學生最大壓力的環節是催收。

  身為輔導員,她是學生在校的第一負責人,也是這些不良校園貸借款問題發生後,貸款平臺聯系學校的首選。

  接到第一個騷擾電話時,毛晶玥也曾很『抓狂』。去年春天,這個催收電話一打進來就直截了當地告訴她,『你學生欠了不少錢,再不還我們就把他帶走。』通過了解,她發現,該生已經很多天沒來上課,情緒幾近崩潰。

  毛晶玥2013年從湖北大學畢業。那時,不良校園貸還沒與大學生校園生活捆綁在一起。成為輔導員後,她發現,近一年來,幾乎每隔幾天,全國高校的輔導員群裡就會鋪天蓋地討論起校園貸,而這些話題大多有個沈重的開場:『有學生借貸了,現在遭遇暴力催收,怎麼辦?』

  收集了不少資料後,毛晶玥總結出了這些貸款平臺催收的『套路』。與學生認知裡簡單的『分期後再還多一點錢』相對應的實際情況是,不良校園貸不僅會驚人地利滾利,後續催收的騷擾還會『沒完沒了』。

  她說,很多平臺都有自己的催收法則。一般的催收會在網絡上聯系本地催收團隊,以『爆通訊錄』的形式電信轟炸,不僅給學生本人發短信,還會給他的老師、同學和家人打電話。嚴重的時候,他們還會偽造律師函、群發騷擾短信,很多騷擾短信的內容都不堪入目。

  毛晶玥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校園貸的猖獗就在於,他們對學生說可以無抵押無擔保,但實際上,『父母是最好的抵押,學校是最大的擔保。』

  讓她痛心的是,不少學生最後還成了不良校園貸的下線。毛晶玥介紹,一個校園貸平臺從上往下分為省區經理、市區經理、校園代理和學生代理幾個層級,很多平臺還掌握很多其他平臺的借貸方式,讓學生『拆東牆補西牆』再賺取介紹費。這些平臺對校園的全面滲透,甚至僱用學生做代理,一些平臺還在一直鼓動消費。

  對不良校園貸的接觸越多,毛晶玥越覺得,給學生普及的抓手應該在『講清楚危害』。

  她舉例,比如學生接到暴力催收的電話後大都很恐懼,有些甚至躲在宿捨裡不敢出門。開始,為了不讓家長和學校知道,他們自己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嚴重的還會自殘甚至自殺。

  而家長在獲知借貸消息後,也常常會陷入兩難境地。不少家庭為了孩子能早日『脫離苦海』,選擇了盡全力幫忙還款,但這又讓催收公司看到了『可鑽的空子』,再借機多做糾纏以得到更大的利潤;而還款後,這些學生的借款單據在網絡上也並沒被撤銷。另一些無力償還的家庭,因為信息泄露,不僅學生受到威脅,家長也會成為催收的中心,受到來自平臺的第二輪暴力騷擾。

  有了臥底的經驗,再『現身說法』,她發現自己有了說服力。不少學生告訴她『以後絕不碰校園貸』。她也慢慢摸索出了一套幫助已借貸學生的方法: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償還,面對催收也要抓住規律和平臺『扯皮』。

  毛晶玥總結,實際上,一旦接觸不良校園貸,學生往往要和對方拉扯最少半年;學生的借貸行為也具有一定的隱蔽性,前期怕學校知道,他們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拆東牆補西牆』,經常是問題已經醞釀到更大的階段纔會想要站出來解決;如果家庭的親子關系存在問題,學生與家長溝通不暢,經濟來源也不夠穩定,還容易再次掉入借貸的陷阱。

  一個輔導員能做什麼?她認為,首先要從心理上支持學生,讓學生明白自己不是孤立地面對問題;其次是幫助學生家長,提供一定經驗和法律上的建議;最後,從學校層面保證學生的安全,密切關注他們的狀態,當暴力催收者上門時,和學校的其他相關部門一起抵制。

責任編輯:焦志明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