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法制  >  國內
搜 索
高空挑戰第一人墜亡:挑戰自我還是no zuo no die?
2017-12-10 09:58:35 來源:新華網  作者:吳茂輝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極限』不是『無限』,『高空挑戰第一人』墜亡敲響警鍾

  新華社北京12月9日電 題:『極限』不是『無限』,『高空挑戰第一人』墜亡敲響警鍾

  『極限-詠寧』的微博、微信公眾號等社交平臺停止更新有一個月了。12月8日,當事人女友向媒體證實,自稱為『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的吳永寧已於11月8日在一次高空挑戰中墜樓身亡。

  震驚、惋惜……吳永寧的意外死亡在網上引發討論,其行為是否屬於極限運動?事故責任誰來擔?極限運動的『界限』在哪裡?

  詠寧在直播其攀爬高層建築物,並在建築物頂部做出各種危險動作,且不做任何防護

  『高空挑戰第一人』墜亡其視頻曾火爆網絡

  詠寧是吳永寧的網名。7日晚,有網友爆料,自稱是『國內高空極限挑戰第一人』的詠寧在一次高空挑戰中不幸失手墜亡。8日,其女友向媒體證實,吳永寧已於11月8日下午1點左右墜樓身亡。

  吳永寧的好友阿飛(化名)在網上發布聲明稱,吳永寧『此次失手源於他身體抱恙,攀爬時體力不支,從十幾米高大樓意外墜亡……原本他是可以活下來,但是無人發現,在第二天早上永久離開了我們。』

  吳永寧生於1994年,湖南長沙人,學過武術,曾在橫店做過群眾演員和武行,後來全身心投入戶外極限挑戰短視頻拍攝。他頻繁在重慶、武漢、張家界等城市和知名景區的地標性高樓、橋梁挑戰驚險動作,借助手機直播平臺的視頻推廣,吸引『粉絲』超過百萬人。『國內無任何保護,極限挑戰第一人』的稱號成為吳永寧的最大標簽。

  記者在某社交平臺看到,『詠寧-極限』自2017年7月28日至11月8日共發布140條視頻,內容全部都是吳永寧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下,於高樓樓頂邊緣、橋梁頂端等高處進行極端危險的動作,包括倒立、單手懸掛、身體懸空引體向上等。

  吳永寧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過,『我自己想做什麼動作,就可以做什麼動作。以前剛玩的時候有點恐懼,但是習慣就好了。玩這個心理素質一定要好,要很細心,所以在沒有保護的情況下,還是很安全的。』

  在每個挑戰視頻下方,都有幾百至數千條網友評論:『看得我雙腳打閃閃』『看這個要嚇出心髒病』『這是蜘蛛,不是人』……

  挑戰自我還是『no zuo no die』?

  吳永寧被曝出墜亡後,他生前在多個社交平臺上發布的驚險視頻,評論量瞬間成千上萬增加,不同於出事前常有的嘲諷,新增的評論更多是惋惜,很多人紛紛留言『一路走好』。

  吳永寧親友稱,吳永寧拍視頻是為了多掙錢給母親治病,而且他母親事前並不知道他在做高空極限挑戰。

  『之前看你那些視頻,覺得你是no zuo no die(不作死就不會死)……如今真掉下去了,卻感到對不起你。一路走好!』網友『墨不作聲』說。『人家掙錢也是為媽媽做手術,是一個孝順的孩子,我從心裡面佩服。』網友『我愛河北』說。

  事實上,類似極限挑戰在世界上並不罕見。法國、奧地利、俄羅斯等國均有以徒手攀爬高樓而廣為人知的『蜘蛛俠』。特別是法國人阿蘭·羅伯特,自1994年以來,在世界各地多次進行攀爬挑戰,地點包括哈利法塔、埃菲爾鐵塔、紐約帝國大廈等。雖與『蜘蛛俠』們的徒手攀爬不同,吳永寧的挑戰幾乎都是在高處邊緣地帶做動作,但其危險性絲毫不亞於徒手攀爬。

  吳永寧之死引發了人們對極限運動的討論。『它讓我享受自由,帶給我更強大的心靈力量。我尊敬和欽佩各種極限運動的參與者,鄙視那些一說到極限運動就認為是「作死」的人。』網友『秋樹』說。

  也有人認為這是不計後果的魯莽行為。『運動就運動,鍛煉身體就可以,非得玩個極限的,特別是為博取眼球,不顧生命安危,漠視他人感受,這跟玩命有什麼區別?』網友『一丁半點鍾』說。

  『極限』不等於『無限』運動也要合法依規

  對於為掙錢給母親治病纔冒險的做法,滑雪極限潮牌零下二度創始人亞超並不認同,他認為,極限運動的概念被隨意放大了,真正的極限運動不等於沒有『上限』。

  亞超說,極限運動其實是從普通運動裡延伸出來的,比如扣籃是籃球運動的極限,跑酷是跑步運動的極限,這種極限可以展示該項運動的最大魅力,對推廣有很大好處。『但在高樓樓頂邊緣進行高危動作,不能給任何正常運動項目帶來推廣效應。』

  全球知名極限運動賽事FISE場地設計師、加拿大滑輪愛好者帕斯卡則認為,極限運動不是為了故意放大風險,恰恰相反,是為了降低風險。『對我來說,極限運動是控制身體的藝術,通過這種控制和訓練,最終使人跌倒、受傷的風險變得更小。』

  關於極限運動的規范性管理也引發關注。記者梳理發現,包括阿蘭·羅伯特在內的許多高空挑戰者們,很多時候都是以『等待他們的是手銬』收場。吳永寧也曾說過,『平時被驅離是有的,不讓玩就不讓玩了,盡量快點拍,拍完了就快點走。』

  中國極限運動協會秘書長劉青說,極限運動這個概念在我國有些泛化,吳永寧的行為不屬於協會界定的極限運動范疇,容易給公眾帶來誤導。『正常的極限運動是一種時尚運動,強調娛樂和文化元素,需要經過特殊訓練,在特殊場地有組織、有保障地進行。』

  廣西錦康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迎寧認為,為充分激發人體潛能和體育項目發展,在有合理規則和保障的前提下,體育運動人員需要『自甘風險』。而類似吳永寧的冒險行為,比一般體育運動風險更大,既沒有任何保障,也沒有任何人組織,當事人是在清晰了解風險的情況下出現意外,其死亡與高樓管理者的管理沒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因此很難追究其他人的責任。

  不過,受訪人士普遍認為,各大城市的地標性高層建築等場所,如果相關管理方能通過安全告示、發現異常及時勸阻等方式加強管理,或許有益於減少類似悲劇的發生。

責任編輯:楊雪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