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戀交友網站雷區多:實名制成擺設 相親或遇酒托
http://legal.dbw.cn/ | 2017-09-13 11:12:32
作者: 韓丹東     來源: 法制日報      編輯: 焦志明
公司員工未完成業績得"混吃混喝獎" 同事被強迫發朋友圈
一只軍犬的述職報告:我憑什麼名震犬圈

  隨意填寫個人信息可通過注冊用戶交友或遇推薦股票或遇『酒托』

  婚戀交友網站上究竟有多少『雷區』

  調查動機

  網絡長途電話和國際電話應用WePhone的開發者蘇享茂自殺一事,成為最近幾天的網絡熱點。蘇享茂生前所留下的信息及其家屬提供的情況顯示,蘇享茂與其前妻通過婚戀網站相識後迅速結婚,二人之間知之甚少。其家屬提供的信息進一步顯示,蘇享茂的前妻在婚戀網站上的注冊資料多處造假。

  此事更多細節不甚明朗,難以置評。撇開事件本身,婚戀網站的現狀倒是值得一談。畢竟,最近幾年,關於婚戀網站不規范之處的報道不少。

  『我時常覺得,「網絡紅娘」給我介紹的對象可能是「機器人」。』張洋無奈地說。

  今年26歲的張洋是江西省九江市人,在北京市朝陽區一家電子器材廠工作。『我一人在北京工作,父母不在身邊。每次給家裡打電話,不管說的是什麼事情,父母總會繞到一件事上,就是催我趕緊找個女朋友。』張洋對《法制日報》記者說,無奈他的社交圈子不大,於是選擇通過婚戀網站交友。

  可是,幾個月的經歷讓張洋感受到婚戀網站的種種不靠譜。

  誘導充值套路多

  張洋曾在多個婚戀網站注冊,但一直沒見什麼『效果』,『因為我捨不得花錢』。

  『在婚戀網站注冊後,你可以看到一些簡單的個人信息介紹,但如果要與對方聊天、發私信,就必須充值成為會員。簡單說,交了錢纔有交友的機會。』張洋說。

  在父母的催促下,今年2月,張洋在一家婚戀網站充值99元成為會員,3個月免費暢聊。可是,張洋發現,女嘉賓的回復是一模一樣的。

  張洋說,他充值成為會員第二天,就有不少女嘉賓給他發信息,這些信息的內容一模一樣,都是讓他加一個微信。

  『我每天會收到幾十封信,按理說,不同的人說的話肯定不可能一模一樣,但事實恰恰相反。我只能認為,婚戀網站這個「紅娘」給我介紹的是「機器人」,發信息、對話都是設定好的程序。』張洋苦笑著說,更難以接受的是,添加對方發來的微信號,進入的是一個微信公眾號。

  『我曾經打過這家婚戀網站的客服電話,想把遇到的情況反饋給他們,但一直沒有打通。』張洋對《法制日報》記者說,『後來,有朋友告訴我,沒有充值成為會員時,主動跟我打招呼的女嘉賓要麼是網站請的托,要麼就是機器人,都是想騙我充值成為會員的。等我充值後,那些人就會發一些假的微信號。』

  不過,充值成為會員後,除了接收『機器人』發送的信息,張洋還真有一次交友經歷,但就是這次經歷讓他徹底對婚戀網站失去信心。

  今年3月,在眾多『機器人』信息中,張洋發現一個真人信息。那次,也是對方主動與張洋聯系,『我看了對方的個人資料,覺得還行,就是離得比較遠,她在浙江杭州』。

  『我這個人屬於慢熱型,加上又是網絡交友,我還是有點戒心,只是覺得可以聊聊以便了解一下。誰知道,剛聊幾天,對方就對我展開了猛烈攻勢,只要有空就微信找我聊天,說我就是她要找的人。我當時還很納悶,就直接對她說,僅憑聊幾天、看過照片,怎麼就認定我是你要找的人。她說她相信眼緣。』張洋對記者說,『遇到這種情況,說不動心是假話,但異地見不到人又覺得有些不靠譜。見我有些搖擺不定,她就多次讓我到杭州找她,我一直敷衍。後來,她又不斷推薦我炒股,我沒有聽她的,於是也就不再聯系了。』

  張洋對《法制日報》記者說,他的這段經歷講給同事聽,得到了一致的回復,『我遇到的不是婚戀對象,而是拉我下水的人』。

  『現在,我已經徹底不相信婚戀網站了。』張洋說。

  婚戀交友遇『酒托』

  張洋在婚戀網站的經歷並非個例。

  天津市薊州區時代花園小區的吳龍在使用婚戀網站時,也有一段類似經歷。

  今年3月,吳龍在一家知名婚戀網站認識了重慶市南岸區的李某。查看對方資料,雙方都比較滿意,於是通過微信交流。吳龍覺得重慶女孩不錯,於是兩人決定4月份在重慶市南岸區見面。

  4月中旬的一天,吳龍在重慶市南岸區一公交車站見到了李某,兩人聊得很愉快。在重慶市南岸區游玩一天後,李某提出要去酒吧玩,並且說自己的朋友也在酒吧,想讓吳龍認識一下自己的朋友。

  吳龍當時沒有在意,於是隨李某去了一家酒吧。

  『那家酒吧在南岸區南濱路的一條街上,那條街叫做重慶酒吧一條街,街裡有很多酒吧飯館,但是李某帶我去的並不是什麼高檔酒吧,那個酒吧規模很小,連中檔都可能算不上。』吳龍回憶說,『當時酒吧門口蹲著三個人,兩男一女,李某說其中兩個是自己的朋友,簡單寒暄之後,大家就進了酒吧。我喝完3杯普通啤酒後,就不再喝了。這時,李某和她的朋友就勸酒,說大伙難得聚一起,得多喝一些。之後,一個男的也過來和我喝酒,我擋不住,就多喝了幾杯,一大瓶酒很快就沒了,然後還要了一份小的水果拼盤。結賬時,一名服務生拿著賬單說消費1800元。我當時就傻了,拿過賬單一看纔知道,1杯啤酒就要90元。我最後喝的那大瓶酒竟然是更貴的雞尾酒,而水果拼盤和瓜子也很昂貴。本來,我和李某約定好是AA制,但李某說她手頭沒有那麼多錢。無奈之下,她付了600元,剩下的1200元由我支付。』

  『之後,李某再也沒有聯系過我。我的感覺就是自己被騙了,對方可能就是新聞裡常說的「酒托」。』吳龍說,他在這家知名婚戀網站充值600多元,加上那次被坑的1200元,他已經被婚戀交友坑了1800元。

[1]  [2]  下一頁  尾頁
【聯系我們】法制主編電話: 15504500591

  精彩推薦

精彩圖集
今日推薦
龍江萬象
影視圖片
"球鞋俠"不是林俊傑!?
周傑再發文懟林心如
新聞排行
熱門圖片
揭燴 SSI 恅璃奀堤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