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索病毒索財 為何不定『勒索罪』
http://legal.dbw.cn/ | 2017-06-07 22:13:49
作者:     來源: 北京晚報      編輯: 遲灝
警察上班時間打游戲 背後原因讓人動容(圖)
感人!保潔員冒雨工作 大學生為其橕傘

  黑客攻擊呈增長趨勢『數字綁票』涉四個罪名

  記者從北京海淀法院了解到,近年來,被稱為『數字綁票』的勒索病毒、蠕蟲病毒、DDOS攻擊等黑客攻擊破壞活動相關案件呈增長趨勢。一條制作黑客工具、銷售工具、獲取信息、倒賣信息、控制系統的地下產業鏈已成型。蠕蟲和勒索病毒結合的『WannaCry』上月以來肆虐全球,成為近年來波及面最廣的網絡安全事件,受攻擊電腦中的文檔、照片、程序等多種文件被加密,用戶需支付『比特幣』贖金取回,否則文件就被徹底刪除。目前,對於『黑客犯罪』即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的行為,我國刑法主要規定了四項罪名。那麼,勒索病毒索要比特幣究竟該當何罪?

  黑客罪1

  編傳惡意程序致3萬QQ用戶感染

  IT男趙某不到30歲,原為一家公司的病毒樣本分析師,當從網絡論壇上得知編寫惡意程序,幫助一些軟件公司增加軟件的下載量,可賺取廣告推廣費用後,他就編寫了破壞性程序,並上傳到互聯網。

  這個惡意程序隱藏在一個網絡鏈接內,用戶只要點擊了鏈接,就會有推廣軟件被『靜默』下載到計算機。如果用戶點鏈接時已登錄QQ,此病毒性程序還會登錄QQ群管理,在群共享中繼續發布這一網絡鏈接。惡意程序進入QQ後,會自動偽裝成『QQ聊天記錄查詢』,一旦有人好奇點擊了該鏈接,便會在群共享中發布。

  趙某上傳此惡意程序5天後,便發現大量用戶被感染,隨後自行將存儲該程序的服務器關閉。短短5天內,已有3萬餘名QQ用戶被感染,被感染用戶計算機自動下載並隱藏運行10餘款推廣軟件。而用戶每下載一次推廣軟件,趙某便可獲得0.2到0.5元不等的廣告推廣費,他共應獲利1.3萬餘元。

  經鑒定,趙某編寫的這套破壞性程序,會造成QQ用戶隱私信息泄露、財產損失等安全風險。

  判決

  趙某因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緩刑1年。這個罪名針對的是對系統、系統內信息進行刪改等操作影響系統功能、數據、應用程序的正常運行、後果嚴重的或故意制作、傳播計算機病毒等破壞性程序,影響系統正常運行的行為。

  黑客罪2

  侵入政府服務器植入惡意程序

  黃某以VPN撥號的方式,非法侵入某地政務內網,租用服務器,通過黑客攻擊軟件,掃描並侵入某地30臺政府服務器,通過軟件工具掃描出上述服務器下有漏洞的主機,植入大量惡意程序。

  判決

  黃某因犯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被法院判處拘役4個月、緩刑8個月。本罪打擊的是對國家事務、國防建設、尖端科學技術領域計算機信息系統的侵入行為。

  黑客罪3

  侵入阿裡巴巴雲計算服務器

  何某是廣西一家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大學本科文化程度的他通過互聯網,侵入北京阿裡巴巴雲計算技術有限公司服務器,並下載了該公司虛擬機賬號、密碼共計11506組。

  判決

  何某因犯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罰金人民幣1萬元。這個罪名主要針對除特殊系統之外的,入侵系統、通過技術手段獲取賬號、密碼等身份認證信息或控制計算機系統的行為。

  黑客罪4

  銷售侵入控制服務器的木馬程序

  80後男子黃某是中專文化程度,他在互聯網上的QQ群裡向他人銷售能夠侵入、控制網站服務器的webshell網頁木馬程序,通過支付寶交易49次,獲利10260元。

  後經司法鑒定,該程序是利用網站漏洞獲取網站服務器文件的讀取、寫入、修改、刪除等權限。

  判決

  黃某因犯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個月,並處罰金1萬元。本罪打擊的是提供黑客工具的行為。

  剖析

  黑客是怎樣索財的

  海淀法院刑事審判二庭法官姜楠稱,目前司法實踐中,較為常見的黑客勒索財物方式是『勒索病毒』和利用控制的傀儡機佔據網絡資源使目標系統無法正常服務即『DDOS攻擊』;根據不同情況,一般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或『敲詐勒索罪』定罪。

  姜楠分析,黑客索財可分為兩步:第一步犯罪手段行為,是通過網絡攻擊、植入病毒等方式,影響計算機系統的功能、正常運行;第二步犯罪目的行為,是以阻止正常運營、刪除數據相威脅,向機主、網站經營者等利益相關人索要錢款。

  蠕蟲型勒索病毒屬於破壞性程序,它能夠自我復制、傳播並破壞計算機系統功能,在7天不交付贖金等特定觸發條件下破壞系統數據;同時,遭受攻擊、傳染的計算機系統的軟件或硬件不能正常運行。所以在不考慮罪量要素的情況下,其手段行為屬於『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而黑客以網絡攻擊、銷毀文件、不予解鎖等方式索要錢款,屬於『敲詐勒索罪』。而上個月發生的勒索病毒索財同時觸犯了這兩個罪名,法院會從一重罪處斷。

  『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的量刑更多取決於所影響計算機系統的臺數、經濟損失、系統不能運行時間等方面;而『敲詐勒索罪』主要取決於索要的錢款數額。因此,不同的案件事實及證據將決定哪個罪名量刑更高及最終適用。

  釋法

  比特幣並非『財物』不算『敲詐勒索罪』

  『WannaCry』事件的特殊之處,是黑客索要比特幣而非錢款,這在目前司法實踐中較為鮮見。不過已有通過勒索病毒索要比特幣的案件,公訴機關以『敲詐勒索罪』訴至法院,目前案件尚在審理中。

  比特幣作為一種虛擬產品,其法律本質究竟是財物還是電子數據?姜楠法官認為,如果只將其視為電子數據,而不納入刑法保護的『財物』范疇,那麼索要比特幣就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犯罪構成。

  與比特幣法律地位接近的網絡游戲裝備、游戲幣、Q幣、網絡賬號等屬虛擬財產,學界的主流觀點認為應納入『財物』范圍,但目前執行的司法解釋,申明盜竊虛擬財產不按『盜竊』論處,主要是因為虛擬財產的本質是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將其解釋為財物超出了法律解釋的合理范疇,另外從操作層面上也難以解決數額計算的問題。

  比特幣不同於傳統的虛擬財產,但在目前國家監管層面將它定位為『虛擬產品』的情況下,刑事司法直接將其定位為『財物』,不免有冒進和越位之嫌。姜楠法官認為,在當前情況下,暫不將比特幣納入傳統『財物』的范圍內,對勒索病毒索要比特幣的行為以『破壞計算機系統罪』定性更為穩妥。 (記者林靖制圖王金輝)

【聯系我們】法制主編電話: 15504500591我要收藏】 【東北評論】 【東北論壇】 【我要糾錯

  精彩推薦

精彩圖集
今日推薦
龍江萬象
影視圖片
林允雙眼微閉俏皮可愛
陳喬恩搶捧花笑靨如花
新聞排行
熱門圖片
揭燴 SSI 恅璃奀堤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