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債現滴滴模式:一鍵催收馬上就到 分成可達90%
http://legal.dbw.cn/ | 2017-03-29 09:05:58
作者: 王全浩 宓迪 金彧 陳鵬     來源: 新華網      編輯: 焦志明
網紅方媛正式晉昇『天王嫂』絕色美顏迷倒郭富城
Emoji新增69個表情 表情包大戰又將開始

  QQ某催收群中,自稱能提供清欠服務的人士報價。

  以為借錢能緩解資金緊張,卻沒想到,掉進了另一個坑。近日,高利貸、暴力催收頻上頭條,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先是在家門口用紅油漆寫字,打恐嚇電話,後來深夜踹門闖入我弟弟家中,直接打,我弟弟多處受傷,牙齒打掉三顆,年邁的父母也沒能幸免,被打倒在地。』王強(化名)告訴記者,他們在遭到暴力催收後報警,立了案,纔不再受到騷擾。

  目前,電話催收成為銀行、網貸平臺主要的催收方式,他們或自建內催團隊,或外包電催業務。催債公司一諾銀華就掛牌了新三板。

  『呼死你』軟件、向欠款人親朋好友群發侮辱性信息在這個行業早已是『公開的秘密』。記者發現,回款難度大、電催無效的任務被交給了從事上門催收的各類公司。回款金額30%、50%甚至90%的回報,讓『上門催收』滋生了野蠻催收、暴力催收的亂象。

  在催收行業的背後,黑客、數據公司也在獲利,號稱400塊可以查到個人信息,1000塊可以鎖定個人位置,10萬塊可以找到『人間蒸發』的欠債者。

  終身催收,死了也要催

  『我可以給大家鄭重承諾,所有單子最終都會輪番上陣催收出來,不允許有任何例外。』

  多位投資者向記者提供的一份視頻資料顯示,2016年4月16日至17日,借貸寶在北京龍脈溫泉酒店舉辦第二屆風控培訓會,借貸寶控股方九鼎投資董事長吳剛親臨現場做風控『動員』。

  吳剛稱,借貸寶旗下催收平臺人人催的催收是創新型的。第一,是終身催收;第二,超越法律的催收。所謂終身催收,就是你今年30歲一直催到死,(債務人)死了以後,遺產也要催收;而超越法律的催收主要針對騙子和逃債的人。

  『我們的催收首先要講法,但不完全講法。比如,天一亮就一直跟著你,不能跟朋友聚會,隔三岔五要打你一頓。這種情況下,你肯定恨不得趕緊把錢還回來』。吳剛說,人人催跟法院不同,債權人不是銀行,是個人。對於個人來說,每個人的錢都是辛苦賺回來的,恨不得把欠錢的人房子燒了,把它賣了也得把錢還回來。

  吳剛表示,借錢的人都是做了身份驗證的,最終是跑不掉的。

  昨日,李明(化名)對記者表示,其本來是借貸寶的投資者,號稱在借貸寶被動逾期三萬多元。

  在逾期一個多月時,他被人人催上門催收。2016年11月中旬,李明正在自己的小店裡做生意,十幾個有文身的彪形大漢到店裡,把顧客都嚇跑了,員工也受到驚嚇。

  還有一次,李明不在店裡,人人催的催收員在店鋪的大門上用紅色的油漆寫了『還錢』兩個大字。

  2016年12月中旬,李明召集了所有債權人,被迫用信用卡消費等方式還清逾期的3萬多元和1萬多元的逾期管理費,合計大約5萬元。但僅隔了一天,他再次收到人人催的電話,對方聲稱要去李明的老家騷擾其父母。李明表示自己已經在線下還清所有逾期和管理費,不再欠借貸寶一分錢。不過對方堅決認為他仍沒有還錢。

  李明選擇了報警。其間,李明了解到人人催仍然催收的原因是借貸寶線上仍沒有銷賬,仍顯示逾期。2017年1月7日,李明在當地民警和借貸寶相關人員在場的情況下,在借貸寶進行線上銷賬。此後,人人催不再催收。

  一位曾在人人催工作的人員稱,很多媒體報道的暴力催收是存在的,但因人而異,因地而異。他稱,在自己催收生涯裡面,基本上債務人連他的面都沒見過就還款了。

  昨日,借貸寶方面向回復稱,經查,此視頻背景為2016年4月,是幾個熱心用戶私下組織的交流會,吳剛受邀並做了短暫發言。主要向用戶表達了借貸寶第三方合作催收人員打擊騙子和老賴的信心,表達了人人催催到底的態度(終身催收),同時趣味性闡述了法律對債務人死亡情況下的債務處理,講話中提及的部分爭議字眼,主要是通過調侃提昇現場氛圍。吳剛作為投資人,在借貸寶創業初期,的確針對借貸寶的發展提出過自己的意見,但其本人不在借貸寶公司內擔任職務,不參與日常經營管理。這段話僅僅是吳剛個人在非正式場合的一個即興發言,既不能代表借貸寶領導層對委外上門催收的整體要求,更不能真正代表借貸寶催收的真實作業方式。

  事實上,借貸寶已在去年年底終止人人催相關業務,解散人人催團隊,人人催目前處於停止運營狀態。平臺在去年12月12日已發布相關公告,上線新版交易協議,新產生的債務改為由被逾期債權人自行選擇第三方催收公司催收逾期債務,平臺不再委托上門催收。

  催收者自述:威脅家人,艾滋病人催收

  在行業暴利面前,暴力催收並不少見。27歲的魯鋼(化名)曾從事催收行業3年,主要做上門催收。

  魯鋼告訴記者,其團隊催收用的是『不上臺面』的手段。『纏、騷擾、賴在欠款人公司、家裡不走是最基本的手段。』有時,他們會調查欠款人的家庭關系,然後進行威脅,恐嚇。

  魯鋼稱,有一次,把河北一老板的女兒、母親、妻子的姓名、工作單位全都摸清,寫在紙上,然後偷拍了一張老板女兒上學的照片,一起放在了這個老板的辦公桌上,第二天老板就交錢了。

  『有時會將借款人駕車帶到郊區,幾個小時不給水喝,給借款人講還錢的道理,看到借款人飢寒交迫橕不住了,再將他送回。』

  如果借款人有自己的工廠,他們會僱人打標語,甚至會強行扣押工廠財物。河北一家具廠老板賭博欠錢,魯鋼的團隊曾派人和家具廠的財務一起,一有資金進賬就轉出。如果對方有工作單位,有還款能力,他們會跟借款人談判,將借款人的工資存折拿在手裡,每月固定轉賬。

  除了暴力恐嚇,阻撓生產也是常用手段。魯鋼稱,會僱傭社會閑散人員進入對方工廠,以『幫忙工作的名義』收取報酬。比如裝卸材料,普通工人一天200元,他們會要求對方支付300元。『如果警察過來,就自稱幫助他們生產方便討債。這樣可以掌握公司的運轉情況,有貨款或者收入的時候就可以直接索要。』

  魯鋼稱,他曾經見過一個手下的年輕人,入職一年就開上了寶馬3系。

  艾滋病催收也成為催債行業的亂象之一。記者在催收群中,聯系到了多名自稱為艾滋病人的催收者。其稱,只要提供欠款人的姓名、住宅、電話和借款憑據,就可以前往催收,收到後再收錢。

[1]  [2]  [3]  下一頁  尾頁

  精彩推薦

精彩圖集
今日推薦
龍江萬象
影視圖片
維嘉何炅合影似少年
柳岩爆炸頭煙熏妝亮相
新聞排行
熱門圖片